辛南风

青山招不来,偃蹇谁怜汝。岁晚太寒生,劝我溪边住。山头明月来,本在天高处。夜夜入青溪,听读离骚去。

[不知道什么的AU]The Stranger

虽然通常老万才是不淡定的那个,但是偶尔让教授发发脾气也好。

---------

查尔斯早上醒来发现自己被关进了城堡。

高墙,窄窗。一副等待王子的模样。事实也的确如此——情况是,这个世界上一部分人被关起来,等待另一部分人为了他们前来。

什么意思嘛!

一位存在主义哲学家说,女性成为他者,失却自主性。她像鲜花、柔弱的小动物、处女地,她等待、她期盼,她不能抗争,只能等待援救——

查尔斯把书扔下:去他们的。

但是这样其实感觉也还算不错,他想。他对于户外运动本来也没有太多的爱好,他有书,有设备,可以做研究。生活很平静——这似乎也不错。只是不能见到什么人,可是失去社交的乐趣又有什么呢——

然...

2018-08-30

你不需要……

“我明白,但我不理解。”Erik低声说:“所有这一切……你,我不理解这是为什么。”
Charles靠近了一点,把一只手温柔地放在了他的膝盖上:“Erik,这一切不需要理解,因为它们并不是可以解释的东西。我爱你,而我所需要的只是一个回答。”

2018-08-28

记脑洞

"Charles…"他在淋浴的水声间隙里想。

他容易激动,愤怒给他力量,他扭弯栅栏,掰断枪管,金属碎片像碎纸屑一样四处飞散,他的怒火烧灼一切。但是无节制地发泄愤怒却是因为他内里软弱——对此他并非全然不知。但是他不知道怎么控制。

他想起走廊里那个吻。他托起Charles的脸吻他,舌头像深海的动物那样小心试探。Charles的后背贴着厚厚的栎木门,他的绿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。他一个眼神,Erik感觉心上有如千万条坦克履带隆隆碾过。他脑袋嗡嗡作响。

“Erik”,Charles柔声说:“好好睡一觉。”

Erik在花洒下面握住了自己。

天哪,Charles,他想。给我秩序...

2018-08-24
1 / 12

© 辛南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